欢迎来到雪球顾问官方网站

湖北省武汉市
汉街总部国际B座2008室

027-86657077
zewaity@163.com

8:30-17:30
周六、日及法定节假日休息

业界资讯

中美金融风险和危机的比较分析

2020-04-26 15:24:22 湖北雪球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阅读
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是厘清金融危机一旦爆发,其发生和演变的逻辑问题。危机会首先在哪儿爆发,会按怎样的路径传导,最坏的结果又会是什么,这些问题不想清楚,说防范金融风险就是空喊口号。

01

美国金融危机已经爆发,不要再为“人质情节”所困


什么是金融危机?

当货币的利率、汇率、资产价格出现剧烈和巨幅动荡,当企业和个人已经大面积无力偿还债务,当企业和金融机构开始流动性枯竭,当正常的投融资活动无法继续或者继续就意味着巨亏甚至死亡,这些极端情况全部或大部分出现时,就是金融危机已经爆发的明确信号。
这些情况,已经在美国不是部分而是近乎全部出现。你们还在自欺欺人地说这不是金融危机?
是的,美国股市还在运行。哪怕出现了史无前例的连续四次熔断以及30%以上的暴跌,因为有“无限量宽”的背书,貌似还能稳定在23000左右的高点位(道指)挣扎,这就不是危机了?
债市和期市也还在运行。哪怕出现了国债收益率为负,哪怕出现了原油期货开创史无前例的-37美元低价,因为有“无限量宽”在背书,运行依旧,这就不是危机了?
银行也还在运营。哪怕已经是零利率,哪怕基础货币已经在一个月内增长了史无前例的2.5万亿美元规模,哪怕已经出现银行破产倒闭(First State Bank),因为有“无限量宽”在背书,这就不是危机了?
要知道一个简单的常识:“无限量宽”的本质,其实就是宣告金融危机已经发生。因为金融系统不能正常运行,所以才“无限量宽”。“无限量宽”已经明确地告诉世人,无限量、无底线、无节制地印钱标志着美元已经或即将变成金圆卷,美债已经或即将变成废纸。
没有人相信会这样,正如没有人相信美国会真的轰然倒下。为啥,凭啥?
多年的“美军 — 美债 — 美元”的逻辑训练,已经使全人类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倍受霸权凌辱和剥削,还要学会依赖与感恩。似乎“人质情结”已经成了人性的一部分,不知自由、自主、金融的独立和主权为何物。
各国的金融体制内,有太多来自华尔街的所谓“金融人才”,手捧着华尔街的金融教科书,掌控着一国之金融命脉,却只为华尔街效命。
面对华尔街和整个美国的金融现状视而不见,装聋作哑,好像一个“无限量宽”就是救世的灵丹妙药,一切都会太平无事。
面对美国金融市场史无前例的大动荡,仍然在高喊着“金融开放”的口号,向国际市场高歌猛进。可现实却是,一个小小的“原油宝”就能拱手奉送几百个亿。国内疯狂而无情地割了韭菜,华尔街的大佬们却依然能在如此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大发横财。
对内,一如既往地理直气壮,蛮横而傲娇。对外,俯首贴耳,屁也不敢放一个。如此局面得改一改了。
金融开放当然是需要的,毕竟有继续加大对外开放的大政策和大方向在。但是,面对全球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的现实,面对疫情冲击下正在发生和发酵着的“逆全球化”浪潮,真能如此无动于衷么?
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,中美之间,中国和世界各国之间,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全球贸易合作关系,这是事实。中国在全球贸易中作出了贡献,也获得了利益,这也是事实。但是,一切游戏都必须在“美军 — 美债 — 美元”的逻辑大前提下进行也是事实。
当前,“美军 — 美债 — 美元”的把戏已经玩不下去也是事实。人家自己已玩不下去了,何必为“人质情结”(斯德哥尔摩症候)所困,不受虐就不舒服?更何况,高喊“脱钩”的不是我们,而是人家对不对?
到了该清醒的时候了。喊喊爱国或反美的口号不代表清醒,真正开始从政策到行动启动金融风险防控机制才是真清醒。

02

中美两国基本金融数据比较分析


先看看中美两国各自的基本金融数据。

中美两国全社会债务规模比较:
目前美国政府债规模约24万亿美元,非金融私人企业债规模约10万亿美元,非金融企业信贷负债约32万亿,居民信贷负债约16万亿美元。全社会总债务规模高达82万亿美元,是美国GDP近4倍。
目前中国国债规模约17万亿人民币,地方债规模约22万亿人民币,企业债约25万亿人民币,企业信贷负债约102万亿人民币,居民信贷负债约57万亿人民币。中国全社会债务规模约223万亿人民币,是GDP的2.2倍。
中美两国外债比较:
美国外债约20万亿美元,占其GDP约95%。
中国外债约2万亿美元,占中国GDP约14%。
中美两国外汇储备情况比较:
美国外汇储备约合410亿美元,占其GDP约0.2%。
中国外汇储备约3万亿美元,占中国GDP约21%。
中美两国社会存款和贷款情况比较:
美国全社会存款总规模约14万亿美元,非金融私人企业和个人贷款规模约48万亿美元,银行存贷比约1:3.4。其中居民家庭存款约2万亿,居民家庭贷款约16万亿美元,存贷比约1:8;非金融企业存款规模约12万亿,非金融企业各类形式贷款规模约32万亿,存贷比约1:2.7。
中国全社会存款规模约201万亿人民币,贷款规模约159万亿人民币,银行存贷比约1:0.8。其中居民存款约88万亿,居民贷款约57万亿,存贷比约1:0.6;非金融企业存款规模约61万亿,非金融企业各类形式贷款规模约102万亿,存贷比约1:1.7。
中美两国股市情况比较:
目前美国股市总市值约50万亿美元,差不多是美国GDP的2.4倍。
目前中国A股总市值约50万亿人民币,约为中国GDP的50%。
简化数据比较:
美国社会总债务是其GDP的4倍,中国总债务是GDP的2.2倍。
美国外债占其GDP约95%,中国外债占GDP约14%。
美国外汇储备约合410亿美元,中国外汇储备约30000亿美元。
美国银行业存贷比为1:3.4,中国银行业存贷比是1:0.8。
美国股市市值是其GDP的2.4倍,中国A股市值是GDP的50%。
这些基本的金融数据表明,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无论哪方面都要比美国低很多很多。
数据表明,美国金融系统的风险存在于三个方面:
一是社会总债务规模过大。社会总债务达到GDP的4倍,而且其债务规模与GDP的比值居然是中国近两倍。其外债居然是中国的10倍。其外汇储居然只有中国的1.3%。
二是银行业存贷比畸形。贷款远比存款多,严重违背了银行业生存的底线和金融业存在的基本逻辑。14万亿的总存款额,居然能放出48万亿的贷款,足见其金融杠杆率虚高到了何种程度。尤其是居民家庭的存贷比高达1:8,差不多人均只有6000美元存款,却借贷了50000美元的债。这也充分印证了大部分美国人一时拿不出400美元现金的残酷真相。
三是股市市值虚高。股市市值超过GDP约2.4倍,足见股市泡沫严重到了何等程度。

03

美国金融危机如何爆发和演变


美国金融危机已经爆发,这表面看起来是疫情的冲击,其实是企业债和居民债务的崩盘。

疫情导致停工停产和失业,直接引爆的是企业债和居民债务危机。企业债信用被降级和甩卖,导致持有企业债的企业和金融企业的股票被甩卖,这才是股市超跌的根源。
石油价格超跌也是引信之一,引爆的同样是企业债尤其是垃圾债的崩盘,并传导到股市和整个金融系统。
但这些都还不是最要命的,最要命的是居民家庭债务危机的全面爆发。停工和失业,全世界最高的居民负债率,瞬间就会引发金融系统的信贷危机。这一点其实同上一次的次贷危机没有本质区别。一切危机,最终都会表现为企业和居民无法偿还借贷。
美国不得不搞“无限量宽”,让美联储出面,成立居间公司,代表国家和政府买买买,已经到了什么东西跌就买什么的地步了。但不管怎么买,原油仍然在一泄千里地超跌。
抛开美国政府债不说,美国企业债规模高达10万亿,企业信贷规模高达32万亿,居民信贷规模达16万亿。企业和居民负债和信贷负债总规模高达58万亿美元,是美国GDP的2.8倍。更可怕的是,还有通过影子银行和各种次级贷杠杆放大的各种垃圾信贷,其规模可能还有几十上百万亿。这根本就是个无底洞。美联储买得完么?
居民失业问题若解决不了,其导致的个人信贷危机也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。每人1200美元的救助能维持十天半月,下一个十天半月怎么办?更何况,这钱只能维持基本生活,根本不可能解决房贷等总额高达16万亿的居民信贷负债。可见救助同样是个无底洞。
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和民众都希望尽快复工的原因。道理很简单,复工可能得病死人,但不复工一定会饿死更多的人,而且,企业和金融体系会出现大面积的倒闭潮。
如果美国不复工,金融危机无疑会进一步蔓延,最终一定是1929式的大危机和大萧条时代的到来。
如果复工,加上“无限量宽”的货币政策,或许能暂时度过危机,但不可避免会出现两个结果。一是疫情导致的大面积死亡,或许死亡率会超过二战。二是美债和美元的信用从此沦丧。“无限量宽”的后果,一定是危机过后的全球性通胀,最终不排除美债和美元都将变成废纸的结局。
复工还是不复工,只是金融危机引爆全面经济危机的时间早晚问题,不改未来趋势和最终局面。毕竟危机根源不是疫情和油价暴跌,而是美国金融体系自身存在的诸多致命缺陷与问题。美国股市表面看起来有趋稳迹象,但这无疑是暂时的,大崩盘还在后面。
多年来美国依靠其军事和美元霸权剥夺全人类,也该到偿还的时候了。

04

中国金融风险在哪


总有些人尤其海外一些学者在说,中国金融风险即将引爆。从哪引爆?一会说股市,一会说地方债,一会又说居民房贷,总之到处都是地雷,随时都会爆炸。

看看上面的中美数据比较分析,我们似乎可以肯定地说,中国几乎就没什么金融风险,因为一切都还在常规的范围内运行。相比之下,美国金融系统其实早已开始裸奔了,中国至少还穿着亮丽的华服,可以走秀T台的。
但是,这是否就意味着中国可以高枕无忧,忘乎所以了?当然不是。
宏观数据的健康并不意味着微观的健康,而金融风险通常都是由某个微观的引信引爆。固然不太可能发生美国可能发生的全面危机,但发生金融踩踏事故随时都有可能。
中国金融三大块,股市、债务、楼市,哪块最可能出问题?
股市不可能再出什么大问题了。中国历次股市危机,基本都是上演内鬼洗劫然后资本外逃的戏码。只要控制好内鬼,不让利益集团再兴风作浪,就不会有任何问题。A股无论是市值占GDP比重,还是平均市盈率,都不是高了,而是低了。所以我才一直说A股应该重新振作起来,涨到10000点才是正常中国经济基本面的反映。疫情冲击下,即使暂时起不来,也没有再大跌的道理。
债务这一块,政府债不是问题。原因非常简单,中国政府有超级规模的国有资产,中国国有金融和非金融企业、行政事业单位资产总规模高达505万亿(2018年数据),今天应该有600多万亿,这是美国望尘莫及的巨大优势。几十万亿的政府债根本就不算事。解决政府债问题,可以通过混改出售国资,随随便便就能解决问题。
问题在于企业债和居民信贷。企业债规模25万亿,企业信贷规模102万亿,居民信贷57万亿。企业和居民总的债务和信贷规模高达184万亿,是GDP的1.8倍,是银行存款的92%,是国有资产总规模的近30%。如果加上国债17万亿,地方债22万亿,全社会总债务规模高达223万亿,是GDP的2.2倍,是银行存款总额的1.1倍,是国有资产总规模约40%。
这个规模尽管比美国好多了,但依然是非常惊人的。尽管中国有国资优势,理论上完全可以兜底全社会所有债务和信贷负债,而且最多只需要出售不到一半的国有资产,但这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。比较现实的做法,应该是国资兜底政府债,企业和居民负债得靠市场的运行来解决。
企业债和居民信贷的偿还要靠经济的增长和发展来实现,这就得保持社会整体的经济运行不能出现问题和危机,尤其是首当其冲的金融系统。
金融系统的风险,首当其冲的又是企业和居民负债。企业和居民恰恰又是生产和消费的两端,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柱。
在这一点上,中美两国金融和经济危机爆发和演变的逻辑是一模一样的,最终都是企业和居民负债最重要,也最容易出问题。所以,疫情之下,如何复工复产,如何在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基本复工后,尽快恢复三产和服务业,非常重要。
一季度经济数据是惊人的。一季度数据中最不靠谱的就是就业数据。目前各地均出现三产和服务业复工难,难的不仅是疫情还没有完全过去,更难在消费不能迅速恢复。人群不能聚集,服务业就很难真正恢复到疫前的水平。一季度就业人数居然还在增长,这与现实反差太大。不仅一季度就业人数在下降,今后几个季度要想恢复到疫前水平都很难。
当前应对金融风险的着力点,应该针对三产和服务业以及个体经营户,针对失业人群。在外贸受冲击和挤压的情况下,消费再起不来,企业复工也没有意义。居民没收入,房贷就可能还不了。这很可能是金融风险的引爆点。
所以,中国金融风险最可能的源头就是楼市。一旦出现大面积房贷违约,就可能引爆金融危机。

05

输入性的金融风险


美国的金融危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,这一点要有清醒的认识。一旦美国金融危机涉及全球,势必导致全球性金融危机。

美国金融危机的后果一定是美元泛滥。美元泛滥的后果是推动全球性的资产价格经历“暴跌 — 暴涨 — 再暴跌”的恶性循环。
外汇管控应该能守住汇率的底线,但如何防范资产价格过山车式的冲击是一大难题。抛弃美元结算已势在必行,问题是如何去做。
回归黄金结算显然不太现实。一个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回归记账式货物贸易时代,以货易货,记账结算,暂时抛开货币因素,这是过去没有美元时代常用的办法。
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出口国,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话语权和定价权,适时推动人民币结算也应该提上日程。
要做到稳定汇率,又稳定国内物价,还想保持对外贸易的优势,的确是不太好兼顾的。我的看法,不如干脆强行放弃美元结算,要么接受人民币,要么以物易物,要么不玩了。反正“逆全球化”浪潮正在酝酿和兴起,中国产业结构又是全球经济体中最完善的,离开别人也能活的实力,没谁比中国更强。
我当然不是主张关闭国门闭关自守,而是讲在流氓美元的冲击下如何能做到不再被美元玩弄和剥夺。许多人还在讲什么韬光养晦,其实今天的世界,谁特么还在乎你韬光养晦与否啊?都已经明火执仗地开抢和开打了,客气或投降有个卵用?就学美国,把自己的人民币推出去,接受就接受,不接受不玩。
对非洲和“一带一路”的投资,全部改为人民币资产投资和人民币结算,除少数急需和刚需的商品外,也一律以人民币购买。
借“逆全球化”思潮,逼自己彻底转向扩大和依靠内需的必由之路。这一点应该有充分的思想准备,或许不是你想不想,而是最终得不走的路。与其被动受冲击而出现动荡甚或崩溃,不如退而自守度过难关。
不仅是金融风险的防控,还要准备打仗。美国想要摆脱危机,几乎就只有战争一条路。这一点也不能含糊和幻想,抓紧战备,一刻都不能犹豫。
(本文引用数据来自CEIC及中国央行、中国财政部、中国国资委官方数据)